竹 取 物語。 品读《竹取物语》,学日语古典文法(十)_沪江日语学习网

竹取物语(十世纪初日本文学作品)_百度百科

竹 取 物語

【假名与读音】 日语古文中使用的是「歴史仮名遣い(历史假名拼写法)」,与基于现代口语的「現代仮名遣い(现代假名拼写法)」存在一定的差异,当中多数是由于古今音异导致的。 不过只要掌握二者间有限的几条对应规则,便可顺利地阅读以历史假名书写的文章了。 我们来学习正文中涉及到的几个问题: 「あう、あふ、かう、かふ、さう、さふ、・・・」などを「オー、コー、ソー、・・・」と読む。 現代仮名遣いでは「おう、こう、そう、・・・」と書く。 等长音的读法。 現代仮名遣いでは「きょう、しょう、ちょう、・・・」と書く。 ,所以应该读作しょうとく) 5、それが「ろおれんぞ」と睦(むつま)じうするさまは、とんと鳩になづむ荒鷲のやうであつたとも申さうか。 或は「ればのん」山の檜(ひのき)に、葡萄(えび)かづらが纏(まと)ひついて、花咲いたやうであつたとも申さうず。 跟在用言的连用形之后。 是表示动作完结的助动词。 1 、表示动作的发生以及后续动作都已经彻底结束,同时还包含有自己对此进行确认的语气。 相当于现代日语的「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」「してしまった」「してしまう」。 很多情况下其后都会跟着表示推测的助动词。 有时也会用命令形表示请求执行某动作。 補注 (2)「ぬ」虽然其后一般不跟ナ行变格的动词,但是关于「死ぬ」,也有着「其の詞(ことば)終らざるに、即ち、死にぬ」这样的例子。 词尾一般会变为「な.に.ぬ.ぬる.ぬれ.ね」,但是只有「去(い)ぬ.死ぬ」这两个词属于此类。 五十音的ナ行之中,ナ.ニ.ヌ.ネ这四段虽然也有活用,但是它们与连体形、已然形的词尾四段活用不同的地方就是有ナ变活用。 举例:すだれ少し上げて、花奉るめり。 [2]〔格助詞〕(…といって,…と思って)说是。 [3]〔接続助詞〕1(…としても)即使说;虽然说;尽管说。

次の

品读《竹取物语》,学日语古典文法(十)_沪江日语学习网

竹 取 物語

【假名与读音】 日语古文中使用的是「歴史仮名遣い(历史假名拼写法)」,与基于现代口语的「現代仮名遣い(现代假名拼写法)」存在一定的差异,当中多数是由于古今音异导致的。 不过只要掌握二者间有限的几条对应规则,便可顺利地阅读以历史假名书写的文章了。 我们来学习正文中涉及到的几个问题: 「あう、あふ、かう、かふ、さう、さふ、・・・」などを「オー、コー、ソー、・・・」と読む。 現代仮名遣いでは「おう、こう、そう、・・・」と書く。 等长音的读法。 現代仮名遣いでは「きょう、しょう、ちょう、・・・」と書く。 ,所以应该读作しょうとく) 5、それが「ろおれんぞ」と睦(むつま)じうするさまは、とんと鳩になづむ荒鷲のやうであつたとも申さうか。 或は「ればのん」山の檜(ひのき)に、葡萄(えび)かづらが纏(まと)ひついて、花咲いたやうであつたとも申さうず。 跟在用言的连用形之后。 是表示动作完结的助动词。 1 、表示动作的发生以及后续动作都已经彻底结束,同时还包含有自己对此进行确认的语气。 相当于现代日语的「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」「してしまった」「してしまう」。 很多情况下其后都会跟着表示推测的助动词。 有时也会用命令形表示请求执行某动作。 補注 (2)「ぬ」虽然其后一般不跟ナ行变格的动词,但是关于「死ぬ」,也有着「其の詞(ことば)終らざるに、即ち、死にぬ」这样的例子。 词尾一般会变为「な.に.ぬ.ぬる.ぬれ.ね」,但是只有「去(い)ぬ.死ぬ」这两个词属于此类。 五十音的ナ行之中,ナ.ニ.ヌ.ネ这四段虽然也有活用,但是它们与连体形、已然形的词尾四段活用不同的地方就是有ナ变活用。 举例:すだれ少し上げて、花奉るめり。 [2]〔格助詞〕(…といって,…と思って)说是。 [3]〔接続助詞〕1(…としても)即使说;虽然说;尽管说。

次の

文言文欣賞

竹 取 物語

那些知道自己毫无希望,在这里徘徊也徒劳无益的人,便回心转意,不再来了。 但有五个有名的人,总是持续不断地来访。 他们仍是日日夜夜地梦想着。 其中一人是石竹皇子,另一人是车持皇子,又有一个右大臣阿部御主人,还有一个大伴御行,最后一人是。 他们这种人,只要听说哪里有美貌的女人,哪怕只是寻常的女人,都想立刻去看看。 听到了辉夜姬的大名,心中更是激动不已,神魂颠倒,废寝忘食,他们经常在辉夜姬家附近徘徊彷徨,但却毫无效果。 写了信送去,也得不到回音。 他们中有的人自称相思成疾,写了失恋的诗送去,但依然没有答复。 他们明知一切办法都不会有效果,但一直不死心,无论、冰雪载道之日或炎夏六月、雷雨交加之时,他们仍然继续不断地来访。 起初,船到海中,究竟朝哪个方向走好呢,完全没有办法。 然而我打定主意,这点愿望不达到,我不能在世上做人。 于是让我的船随风漂泊。 我想:如果死了,那就没有办法;只要活着,总会找到这个蓬莱山。 那船漂流了很久,终于离开我们的日本国,漂向远方去了。 有时风浪很大,那船似乎要沉没到海底去了。 有时被风吹到了莫名其妙的国土,其中走出些鬼怪来,我几乎被他们杀死呢。 有时全然失却方向,成了海中的迷途者。 有时食物吃光了,竟拿草根来当饭吃。 有时来了些非常可怕的东西,想把我们吞食。 有时取海贝来充饥,苟全性命。 有时生起病来,旅途无人救助,只得听天由命。 这样地住在船中,听凭它漂泊了五百天。 到了第五百天的早上辰时 八九点钟 左右,忽然望见海中远处有一个山,大家喜出望外。 我从船中眺望,看见这座山浮在海上,很大,很高,形状非常美丽。 我想,这大概就是我所寻求的山了,一时欣喜若狂。 然而总觉得有些可怕,便沿着山的周围行船,观察了两三天。 忽然有一天,一个作天仙打扮的女子从山上下来,用一只银碗来取水。 于是我们也舍舟登陆,向这女子问讯:这座山叫什么名字?女子回答道:这是蓬莱山。 我听到了这句话,乐不可支。 再问这女子:请教你的芳名?女子答道:我叫做宝嵌琉璃。 就飘然地回到山里去了。 阿部御主人站在辉夜姬家的门前了。 叩门问讯,老翁出来,接了火鼠裘的箱,拿了进去给辉夜姬看。 这是世间难得见到的裘,你必须相信它是真的。 像你这样一味怀疑别人,实在是不行的。 他想这回她一定肯接见这人了。 老翁当然这样想,连老婆婆也这样想。 老翁常常为了辉夜姬没有丈夫,孤身孤居,觉得非常可怜。 所以希望找到一个好男子,让她夫妻团圆。 无奈这女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肯,他也不能勉强她。 如果烧不坏,才是真的火鼠裘,我就遵他的命。 你说这是世间难得看见的裘,确信它是真的。 那么,必须把它烧烧看。

次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