魘 夢。 走出魘夢

走出魘夢

魘 夢

商品類別• 付款方式• 服務資訊• 相關7-11包裹材積限制可參考以下說明: 商品材積 (若商品不符以上條件,則商品無法配送,需退返廠商。 ) 商品材積:長 45 公分、寬 30 公分、高 30 公分且重量於 10 公斤 含 以內為限, 但不小於出貨標籤 長 9 公分、寬 12. 5 公分、高 0. 5 公分。 ATM 您在本站購買商品時,可利用全台【ATM】進行付款的動作。 當您在網站上完成訂單購買程序後,經店鋪確認訂單後,會由樂天自動發信【轉入帳號】至您在樂天所登錄的信箱中。 信用卡付款 如果訂購時選擇信用卡付款,須請您務必詳實填寫您的資料,以方便與銀行做信用卡資料核對。 經樂天市場與信用卡中心進行身份以及資料核對後,無任何問題,則店家將進行請款及配送程序。 若您的信用卡資料與信用卡中心不符,店家將店家要主動聯繫消費者確認資料。 宅配 常溫 完成付款後會儘速安排本公司配合的宅配業者寄出,若超過14個工作天未收到包裹,請與客服連繫。 訂單發票印製為系統自動作業,發票上商品名稱將依訂購的品名和金額開立,恕消費者無法指定開立日期、更改品名或金額。 若消費者尚未進行發票載具歸戶 註 的電子發票中獎,在單月25日財稅中心提供中獎清冊檔案後,由系統自動對獎,加值中心金財通將在十個工作 天內,以掛號方式將中獎發票寄出。 如已完成歸戶,將由「財政部電子發票整合平台」進行發票對獎領獎相關通知及作業。 請洽樂天書城客服信箱• 客服信箱:dkscs2 gmail. com 服務時間:週一至週五 0930-1230/1400-1730 例假休•

次の

【好書推薦】一個家族的三代血淚史 ─ 曲潤蕃《走出魘夢》@阿盛寫作私淑班|PChome 個人新聞台

魘 夢

本書作者幼年時居於山東老家,家裡慘遭共產黨土地革命的迫害,他的二婆婆、婆婆先後被活生生地打死,母親備受屈辱與折磨,歷經艱險才帶著他和妹妹逃出,與父親重逢,輾轉逃難到台灣。 雖然作者在台灣定居後,一路求學都有很好的表現,而後負笈美國取得博士學位,在事業上更是有著傑出的成就,然而幼年時家族慘遭共產黨迫害的記憶,二婆婆、婆婆和母親的悲慘遭遇,不但是母親一輩子無法走出的夢魘,也是作者一生揮之不去的陰影。 2012年退休後,他專心寫作,將這段纏繞於心六十多年的血淚史記於筆下,祭告二婆婆、婆婆和母親在天之靈,陰霾散去後,或終有走出魘夢的一天! 【作者簡介】 曲潤蕃,民國 30年(西元 1941年)出生於山東省牟平縣(現屬煙台市)。 民國 36年,家裡慘遭共產黨「土地革命」的屠殺和迫害。 歷經艱險逃出後,於民國 38年與家人隨國軍部隊來台,在台灣長大。 國立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,美國休士頓大學碩士、博士。 曾任美國數據通訊先驅 Racal-Milgo總工程師;惠普公司實驗室( Hewlett Packard Labs)網路結構組( Network Architecture Department)組長,傑出工程師;台灣電信局及工研院顧問。 2012年退休,專心寫這本家族、土地革命和逃難的血淚史。 自從來美國留學和定居後,每次我回台灣,都會順道去看望我在那裡的親戚和從前一起逃難的老鄰居,長輩們看到了我,他們的第一句話總是:「你媽真沒有福氣,沒能看到你今天!」早些年,我也總是忍不住在他們面前哭一場。 隨著歲月的變遷,這些老人一個個地凋零了,我心想要是不寫下來,等他們都走了,就再也沒有人知道二婆婆、婆婆和我的母親了。 送走了父親後,我斷斷續續地寫,一晃眼就過了十年。 在書寫的過程中,我的老師陳之藩教授,我在惠普實驗室的同事夏曉巒、李七根、李孟、潘益宗、郭惠沛、張彤、羅平諸鴻儒,我的老朋友柯乃南夫婦、盧澄乾和周世弘兩位先生,以及台灣中央大學的張立杰教授夫婦,看了我部分的手稿,給了我許多寶貴的建議和鼓勵,使我有了更多的決心和勇氣寫下去,我在這裡向他們致謝。 督促我最力的是我的小弟曲清蕃,他仔細閱讀了我的每一篇手稿,流了很多的眼淚,最後包辦了所有的校對和出版事宜。 沒有他,這本書無法出版。 想到母親去世的時候,他才一歲零兩個月,母親最放心不下的是他。 母親過世後,父親沒有再娶,一個人把他撫養大。 他大學畢業後,去美國修得博士學位,回台灣創業陪伴父親,現在有很好的事業。 他真是我們家的驕傲,也該是母親最想看,而沒能看到的。 最後我要感謝我的老伴袁英,她免除了我所有分擔家事的義務,給了我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,讓我定下心把這本書寫完。 想想結婚四十多年來,她盡心盡力地幫我照顧我那個歷經滄桑破碎的家,沒有半句怨言。 父親生前,他的許多朋友都說他有個好兒子,父親說,不對,他有個好媳婦,好兒子多得是,好媳婦才難得。 這些年都虧了她,我們家才能擺脫貧困重新站了起來,對她我有無限的虧欠和感激。 在結束這篇序文之前,我要向在「土地革命」中被屠殺的幾百萬,以及不計其數被迫害的「地主」家屬們致哀,他們很少人能像我這麼幸運:我的母親,帶著我逃了出來;也要向當年與我父親併肩作戰的老兵叔叔伯伯們和他們的後人致敬,他們的犧牲保住了台灣,讓我活了下來。 故事寫完了,我要祭告我二婆婆、婆婆和我的母親。 我想對她們說:算了!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!不算了,我們又能怎麼樣呢?不要再折磨自己了!讓我們陰陽兩界的人都安息吧!尚饗。 多年前我在波士頓見到他時,他已是惠普公司實驗室的傑出工程師。 陳先生說到潤蕃時,除了誇他聰明之外,對他沒有完全專注於研究工作,總透著點遺憾,認為他的原創能力遠超乎他在惠普的成就。 我總笑他說幹嘛非要人人都去做研究不可。 後來我跟陳先生在賭城結婚,他竟做了老師的伴郎。 我們去加州看他們夫婦時,曾鬧著一起包山東大水餃來吃,哪知他包得又快又好,一人包辦了。 陳先生過世不久,潤蕃說他打算要退休了,因為有一本書要寫,這書若寫了,陳先生會非常高興。 我說,「那你趕快寫罷。 」雖然我完全不知道他要寫的是怎麼樣的一本書。 後來我離港返台,行色匆匆,沒有來得及告訴潤蕃,兩年後突然接到他打到東海大學的電話,才知他回台探視弟妹,又打聽到我已離港,於是返美前寄了新寫的書稿給我。 沒想到這書稿拿起來就放不下了,憋著一口氣一直看到天亮。 認識潤蕃少說也有三十年了,但怎麼都想像不到幾十年來他心中竟埋藏著不忍回想的過去,也許陳先生略知一二,但從未轉述過他的心事。 所以我讀此書,是在驚訝裡開始,在震撼中結束。 潤蕃開宗明義說這本書寫的是三個女人的故事,這三個女人是他的二婆婆、婆婆與媽媽。 二婆婆是潤蕃爺爺的二嫂,與婆婆二人在中共土地革命清算鬥爭時先後被活生生地打死。 第一人稱的敘述回到他的童年,從第三章開始到全書結束,則聚焦在第三個女人,也就是潤蕃母親的一生。 這三個女人的故事纏繞在潤蕃的靈魂深處,糾結在他的腦海。 從大陸到台灣,再從台灣到美國,如影隨形,成一永遠醒不過來的夢魘。 這個夢魘是他個人的回憶錄,而在挖掘回憶的過程中,他重建一幕幕令人腸斷的場景。 在二婆婆、婆婆死於非命之後,潤蕃從他的老家山東牟平縣城南四十里的韓家夼,寫到投奔的煙台,再到搭船去的青島,暫留的靈山島,最後在大風大雨中到了基隆。 在這十二章的敘述裡,潤蕃的筆彷彿浸著淚,百般憐惜地看著他的母親在倉惶中對付排山倒海而來的難題。 因為罩著一層回憶的薄霧,哀傷的調子有了淡淡的朦朧;或者是不堪回首的細節,或者是莽莽歲月的淘洗,敘事上偶爾顯出斷裂的痕跡。 但我在閱讀的過程中,總是因意想不到的轉折而膽戰心驚。 身為女子,設身處地對照前代女性的處境,風起雲湧,很難不興感慨,許多情節於我甚至是痛徹心扉。 第一件事是生於一九二一年的潤蕃母親,纏纏放放了幾年腳才鬆開,而我母親生於一九一七年,居然逃過了裹腳的命運。 不知半大腳的女子,是如何牽著稚齡的兒女在雲草蒼茫的鄉間跋山涉水地逃亡的。 第二件事關乎女童教育。 潤蕃母親因是左撇子,說是誤信用左手在學校會挨打,嚇得不敢去上學,因而錯過了問學、讀書和寫字的機會,成為她終身的遺憾。 雖說是誤信,我相信當年民智未開,絕對發生過這樣的事。 之藩先生也是左撇子,但他用右手寫字,所以我並不知道。 直到一次偶然坐在他左邊吃飯,老是撞到他,才注意到除了寫字,所有的事他都用左手。 為了用右手寫字,不知挨了他父親多少打。 我們對所謂不同的人,一律視為不正常,這是多麼粗暴啊! 第三件則更令人心痛了,是潤蕃平靜地寫下自己母親為了不讓子女遭活埋而情願被逼改嫁,後來還懷了別人的孩子。 這麼曲折的段落,潤蕃只是幾筆白描。 父母重逢時,母親挺著大肚子,父親不自覺地皺了眉頭;爺爺對母親說,孩子不一定要送人,曲家可以當自己的養;有熱心的老太太,為尚未出生的孩子找一個好人家;母親生下了孩子,是個兒子,但母親不要看;孩子送走時,潤蕃記得他紅彤彤、胖嘟嘟的小臉;幾十年來,他在心裡為他祈禱,祝他平安幸福。 亂世人情,我們看到了無奈,也看到了寬容。 〈不要看〉這一章,在我的心裡低迴往復許久。 全書共三十一章,第十五章記載了潤蕃一家經台灣到海南島暫住,第十六章則是從海南島再回到台灣。 前一半的主軸是逃難,後一半就是在台重新建立一個家。 從海南島到台灣,是軍隊移防,不是撤退,在新的土地上適應新的環境,仍然艱苦,但調子已是拓荒,不再是逃生了。 潤蕃從小學到初中,到高中,到大學,他寫苗栗,寫新竹,主要是民國四十年到五十年這一個十年,但依舊是亂離人生。 不論悲欣,日子總是往下過,而在後面頂著房樑不倒的是母親,僅為全家吃飽就耗盡了心神。 然而在潤蕃的教育上,她取法乎上,她的眼光成就了他的人生,而在從大陸到台灣,從流亡到定居的這一段旅程中,母親幾次面臨重大的抉擇。 在生死存亡關頭,她永遠選擇與子女同在,任憑個人的屈辱變成了永恆的傷痛。 在不可扭轉的命運底下,她畢竟沒有放過自己,為夢魘的網罟所糾纏,在一九六三年上吊身亡。 我們也許可以說,這位母親所承受的,超過了一般人所能承受的,願這份情操能對人性的黑暗稍作救贖,只是以一弱女子而擔如此之重負,讀這位母親的故事,常因忍不住而潸然淚下。 想起陳先生吃飯特別快,而我特別慢,如果吃飯還講話,就更慢了。 陳先生總是說:「不是你慢,是我快,你慢慢吃,別噎著了。 」之後,總是再加一句:「除了曲潤蕃,沒人更快。 這發現使我心痛得不得了,千山萬水,現在更明白了潤蕃所慘然經歷的,他母親所拚命維護的,只不過是人的基本生存權利而已。 這也許是潤蕃在休士頓大學讀書時,與陳先生在師生之情外,另外建立起的一種特殊情分。 流亡的過程中,不論是在等船,還是到了港口卻不准上岸,任由風吹雨打的凌虐,潤蕃在書中一一呈現。 綠線有四條支線,但是在同一站頭等車。 我問陳先生:「我們去哪裡?」他說:「看什麼車來再決定。 如果 E車先來,我們去美術館;如果 C車先來,我們去看電影。 」當時覺得真是浪漫極了,日後卻悟出是逃難的旅程在他身上烙下的傷痕,不管目的地,有車即上,抗戰時陳先生就是如此逃到大後方的。 二戰結束之後,有多少人來不及復員還鄉?有多少人還鄉之後,又再流亡?又有多少人一直在淪陷區,後來又落入中共的手裡?我母親在大陸懷的我,大著肚子在海上顛簸了多少日夜,才在南台灣把我生下。 至於爸媽怎麼從南京到廣州,再在基隆下船,最後在屏東住了下來,所有的細節我都不知道,他們在原鄉的點滴,也許就是幾張黑白老照片,以及一口陳舊的樟木箱。 潤蕃比我只大八歲,但我一落地即屬太平世代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我十五歲以前都在屏東:屏東醫院、勝利托兒所、中正國校、屏東女中。 雖然學校集體打蛔蟲、治砂眼、清頭蝨,但生命都在穩定的狀態,不像潤蕃斷手、又得瘧疾。 這些我都不知道,不知道就好像這些事都不曾存在過。 我是在他的一字一句間,彷彿電影的鏡頭掃過,而親眼目睹了一個兒童幾次在生死線上的掙扎。 所有的拼圖碎片加起來反映了一個大時代的悲劇,潤蕃所寫雖然只是其中一小塊圖片,但是多少補上了我出生前的一段歷史。 不知道為什麼,我比過去更常想起已在天上的父母,想起陳先生。 我跟他們說話,複習他們人生裡的顛沛與流離。 淚在眼眶裡蓄著,心中卻翻滾如浪花。 深夜的東海校園,寂然無聲。 昏黃的燈下,我想著他們。 思念如流水,有時是溪澗,有時是江河,最後總化成大海。 思念的潮水上漲,漫開,我的心越發溫柔起來。 對此人間世,因為理解而更加悲憫。 潤蕃的母親沒有走出那個夢魘,我感同身受,在字裡行間靜靜陪著走過了這一段旅程。 孝順的潤蕃亦在夢魘纏身下赴美留學,繼而成家立業。 這血淚,六十多年後,一滴滴從他的心、他的筆滴下,凝結出這本書。 潤蕃,你已為自己的手足以及下一代開展了可以自由生長的空間,在新世紀裡做著新的夢,而眼前之夢的甜美轉換了昔日的憂傷。 你二婆婆的、婆婆的、母親的悽愴悲涼業已化成文字,留下了永遠的紀錄。 他們在困境中的勇敢,因你的愛而寫入了家族史。 江海一別,幾度山川,如今,我可以想見你每天清晨在鳥鳴聲中醒來,沐浴在加州的陽光裡。 好風好水,陰影終究是散去了。

次の

漢語詞典/魘

魘 夢

因為經過這幾個時辰的驚雷池之行,池內所有的雷電,幾乎都被雲笑和金色蛇蟲給瓜分掉了,若不是沒有雷電,他都想再在這驚雷池內呆幾個時辰呢。 此時雲笑回頭所看到的幾道雷電,那是驚雷池剛剛才生出來的,而這樣的速度,明顯是對他和金色蛇蟲沒有了太大的作用。 如果讓得那掌管越界塔的老者知道,這存儲了很久才存滿的驚雷池雷電,竟然在數個時辰就被一個小小少年吞噬一空的話,不知道會有何種精彩的表情? 當然,這些雲笑並不會去理會,他隻是覺得這驚雷池的雷電能量不太狂暴,又不太多,對自己肉身的力量提升雖然顯著,卻並沒有讓他達到七階中級脈妖肉身力量的層次。 而吸收完這些雷電能量之後的金色蛇蟲,卻是再一次陷入了沉睡,應該是消化那些雷電能量去了,對此雲笑已經見怪不怪。 說起來金色蛇蟲這一次吞噬的雷電能量,可能是雲笑的十倍,畢竟在這種能量上的爭奪,雲笑從來都占不到半點上風。 清醒之時的金色蛇蟲,和沉睡之中的金色蛇蟲,在能量的爭奪之上是有區別的,如果說前者十成之中能搶到八成的話,那後者最多隻能搶到兩成。 懷著這樣的念頭,雲笑快步而行,不消片刻,他前方已是出現了一座漆黑色的大殿,顯得古樸大氣,又頗為玄異。 這座大殿仿佛突然之間憑空出現在這裏,又似乎是亙古以來就矗立在此,總之先前雲笑眼中還沒有半絲黑色大殿的蹤跡,當他又一步踏前,這座大殿就神奇地出現了。 看來先前的六重考驗,都是針對人體肉身,到了這第七重,已經是針對靈魂了,不過對自己靈魂之力極有自信的雲笑,再加上沒有什麽退路,下一刻已是推開了魘夢殿的大門,跨步而進。 隻是雲笑不知道的是,無論是他前世的龍霄戰神,還是今生的雲笑,都有著無數割舍不下的東西,這所謂的魘夢殿,可不是他想像之中那般容易就能闖過的。 呼呼呼…… 剛剛踏入魘夢殿的雲笑,隻覺一股陰風撲麵而來,緊接著他眼中的場景已是倏然一變,他赫然是站在了玉壺宗宗門的入口處。 鐺鐺鐺! 叮叮叮! 砰砰砰! 一連串的聲音傳來,雲笑抬眼看去,隻見玉壺宗所屬修者,玉樞陸斬李山等人盡皆在列,在他們各自的身上,都沾滿了血跡,顯然正在經曆著一場生死大戰。 因為此刻的玉壺宗四長老李山,正被自己的對手一劍刺進前胸,再從後心穿出,很明顯心髒都被生生刺穿,再也不可能存活了。 而且雲笑隱隱有著一種感覺,隨著自己在這魘夢殿的深入,恐怕剛才的玉壺宗慘事,才隻是一道開胃菜罷了,接下來才是正菜啊。 唰! 不出雲笑所料,當他再踏出一步之時,腦中又一昏,旋即在他並不知情的情況下,場景再次一變,極度真實的情形,已是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麵前。 而此刻的商璃披頭散發,全身血跡斑斑地被綁在一根木柱之上,兩眼無神,似乎也沒有聽到雲笑的呼喊,就仿佛已經失去了靈魂一般。 魘夢殿的神奇強大之處,就是能讓人感覺不到是身在幻境之中,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地真實,無論是商璃的樣子,還是那高瘦老者的聲音,都和當初在商家的時候一模一樣。 隻不過正當雲笑認為母親能不再受到折磨的時候,那高瘦老者卻是朝著一個方向招了招手,旋即轉出一個他同樣熟悉無比的身影。 當此之時,雲笑極度想要出手相救,可是無論他怎麽掙紮,卻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,隻能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,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母親受辱,卻什麽事也不能做,或許才是最難熬的吧?.

次の